M E N U
有關卵巢癌,我們該知道的
發佈日期:104/07/30

有一位年紀40出頭的女強人,在事業上相當地成功,平時未曾感到身體有任何不適,但因同事邀約一同去探望一位住院的朋友,順道至婦產科做了婦科檢查,發現卵巢長了一個囊腫,在超音波之下,看見這個囊腫中有少許硬塊組織,抽血發現腫瘤指標CA125在100以上(正常小於35單位),因此安排手術,根據手術發現及病理報告,顯示出這是一個卵巢的表皮癌症並且已侵犯到主動脈旁邊的淋巴腺,因此其期別為第IIIC期。接著一個完整的手術,將子宮、卵巢、輸卵管、闌尾(俗稱盲腸)、大網膜以及後腹腔的淋巴腺都予以摘除。

手術後開始進行每三週一次,總共六次的全身化學治療,使用了紫杉純(taxol)及白金(platinum)之標準的化學治療,其後又給予了六次加強性的單一化學治療。經過治療後,病人所引起的副作用包括胃口及體力差、頭發掉落等,都已逐漸恢復,並且該女士已回到工作崗位,目前仍規律的在門診追蹤。

卵巢癌是迄經以來,預後最差的婦女癌症之一。經過完全的手術將腫瘤拿清之後,再用足夠的化學治療,可使疾病達到暫時消除的效果約接近八成。然而,在未來長期的追蹤中,仍有一半以上的病人會復發,導致現今卵巢癌整體的五年生成率仍在30至35%。

現在科技如此發達,有電腦斷層、核磁共振、振子檢查等,又有各類的化學治療、放射治療、標靶治療以及免疫治療等,為何能存活的病人依舊如此少呢?簡單的說,就是疾病的沉默隱藏型導致被診斷時高達60至70%的病患均已達到第III或第IV期,相對來說,第I期的存活率可高達85至95%,然而其比率仍不到卵巢癌的四分之一。上述的例子即給了我們一個典型的示範。

雖然卵巢癌的治療進展地不快,但有些新的方向使得診斷及治療透露出一些曙光。在早期診斷方面,英國有二十萬人以上的研究,利用臨床的資料、超音波檢查及血清CA125來做大量的篩檢測試,呈現出一些不錯的結果,也有些嘗試使用計算方式來探討及預測腫瘤,有新的標記例如HE-4,其專一度較現今CA125還好,化療藥物也有新的展現,另外最值得一提的是標靶治療─Bevacituzumab又稱為Avastin的單株抗體,在經過一些國際上大型之合作研究證實(使用隨機取樣的多醫學中心研究,因此其可信度最高),使用Avastin加上上述之化療,不但是在原發III、IV期,在復發性的嚴重病患亦能看出其對於疾病穩定之生存期(progression free survival, PFS)有延長的效果。

在我們雙和醫院使用的經驗上,許多病患在經過手術移除腫瘤後復發十分徬徨無助時,用上述之新型治療,能讓她們得到生理及心理上一段難得的改善期間,有相當突顯的成效。這些不錯的經驗中,我們看出雙和醫院團隊合作所刻鑿出來的成績,有外科系統的徹底性手術,以及內科癌症、腫瘤放射、婦癌病理等科的專業醫師,此外,癌症專科護理師、管理師、營養小組及社工師的整體討論,加上每兩週一次的腫瘤會議,將婦癌治療帶向精緻且不斷精進的境界。

談到國內的婦癌治療,必須要感謝當年彭汪嘉康院士,她放棄了國外優渥的生活,十分有使命的建立了內科、外科的癌症專家教育,婦科癌症則是與榮總吳香達教授及台大謝長堯教授通力合作,設計且執行專家教育及證照鑒核制度,使得國內婦癌得以淵遠流長。

現在彭汪院士來到台北醫學大學雙和醫院作癌症的總體負責人,從雙和醫院成立以來初步的結果看來,許多制度的健全、思考的開闊與嚴謹,勢必對新北市甚至以外的地區帶來很大的價值與福氣。

 



分類:婦產部